TJU-UCLA
冯刚主页
大学与城市的和谐共生—论组团式开放大学校园规划设计
来源:新建筑作者:冯刚


(由于网站空间限制,本文图片未能上传,有兴趣的朋友请到CNKI等论文库下载)



[摘要] 开放式大学是当代大学建设的主要设计理念之一。本文分析了交往模式的变化对大学与城市关系演变的决定作用,归纳出当代开放式大学规划宏观上注重校园和城市的关系,微观上则注重校园交往空间营造的设计特点。在此基础上,文章着力分析当代中国开放式大学校园设计的特点,并结合设计实践提出了适宜我国国情的,整体开放、局部封闭的组团式开放大学校园设计思想。

[关键词]大学校园规划开放式大学组团结构

Abstract:   Open Universityis one of the mainstreams of contemporary concepts of university design. Theway of the intercourse between the cities and the universities decides therelationship between them. The design concept of Open University focusedmacroscopically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ampus and urban area, andmicroscopically on introducing communicative spaces on campus. After that, thedesign feature of contemporary Open Universities in China was deeply analyzed.Moreover, by discussing several design examples, the author proposed a newdesign ideology of Clustered University Campus, which opens campus as generalbackground with partially enclosed space for communication. This new ideologyis expected to fit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situation of China well.

Key Words: Campus planning; Open University; Clustered Campus


大学诞生以来,空间地域的不同和历史发展的时代差异决定了每个时代都有符合该时代发展要求的大学规划理念。大学规划理念反映了社会发展的需求,是大学价值观的一种体现,直接决定了校园规划设计的内涵和具体形式。二十一世纪的教育家和设计师们提出了种种新的校园规划理念。“开放式大学”是当前大学校园规划领域比较热门的一个词,反映了人们对于大学与城市关系的一种全新的认识。


一、“开放”的大学

大学的“开放”,从不同角度理解,有着不同的涵义。早期大学以培养少数社会精英为目的,而当代大学注重社会整体教育水平的提升,“开放”可以理解成为高等教育向社会各个阶层的开放。我国教育界经常谈到的“开放式大学”,多指在办学思想上开放,加强国际合作,“走出去、请进来”,积极吸收国内外先进教育理念和科研成果。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从事远程教育[]的大学由于服务对象广泛,不受地域限制,也被称为开放式大学。建筑和规划领域里谈到的“开放式大学”,主要从校园空间及校园与城市空间关系的角度来研究大学。

大学和城市空间关系的变迁,反映了非物质空间作用的结果,大学交往机制的变化是大学和城市关系不断重新演绎的基本动因。早期中世纪大学,外部与城市基本隔绝,教师和学生住在一起,通过讨论和辩论来培养“品格高尚的上帝子民”,其交往关系主要体现在内部。因而早期大学通过一种内向的、修道院式的四方院布局,来提供一片修身养性的净土。近代大学逐渐摆脱了神学的控制,表达了对于现代工业科技的兴趣,以为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为己任,大学和城市的交往模式更加密切。大学的选址多靠近工业城市中心,并依据城市特点设置专业。校园建筑则一改往日厚重、封闭的堡垒式风格,追求一种空间上的开敞。虽然这时有了“卫生式”[]、“草陌式”[]校园建筑,也有了弗吉尼亚大学为代表的开放式校园,但总体而言,大学依然被一道有形的围墙和城市隔离。而且由于院系和学科之间的藩篱,大学内部各个单位相互交往很少,直接造成了校园各个建筑之间相互孤立,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现代社会学校和城市的交往关系发生了根本改变。一方面,科学已经成为“第一生产力”,社会必须和大学密切联系,及时将研究成果用于推动社会的生产。另一方面,大学的科研也成为一项庞大的社会活动,我们不能再指望一两个人闭门造车就可以将卫星送入太空,社会财力、物力的支持是大学教学和研究不可或缺的条件。由于有了这种交往机制的变化,大学自身内部联系及与城市的关系随之根本改变。对内大学促进不同单位间的交往和联系,对外则加强与社会的互动,体现了一种大学和城市的协调发展、合作共赢。大学规划必须为这种交往模式的改变提供空间上的支持。

当代大学空间上的“开放”有不同层次:注重校园同自然环境的融合、加强校园建筑彼此的联系、关注校园交往空间的设计、重视校园和城市资源共享、强调校园空间和城市空间有机融合等。具体到设计上可以归结为两点:对外“共享”和内部“网络化”。“共享”包括与城市共享自然景观、交通体系、公共资源等,而“网络化”指校园内部建筑改变一系一楼的布局传统,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

对内,开放式大学注重交往空间的营造,例如以大学校园规划见长的日本建筑师山本理显设计的日本琦玉县立大学(图1)。校园中部采用了7.7为模数的自由网格体系,实体部分和室外空间部分自由地相互穿插。建筑内部不同高差的平台为师生创造了不同层次的交往环境,一改传统大学建筑各自为政的布局,整个校园环境既统一又富于变化。柏林自由大学不但注重学术上的自由和开放,而且在校园规划上也力求体现其校园精神。设计师Shadrach Woods等人认为目前的大学空间造成了“特别性知识的隔绝”,希望通过一种新的校园结构来“组合各种不同的教育训练”。由此柏林自由大学规划(图2)采取了一种网格系统,网格各部分尺寸根据不同单位的面积需要确定,不同部分间的连廊形成了很好的交往空间。

对外,开放式大学强调与城市的融合。山本理显设计的和歌山市立大学(图3)在规模不大的校园内开辟了称为“学术步行广场”的庭院式林荫步道,市民可以自由往来其间,是师生和社会交流信息的良好场所。丹下健三在约旦雅莫克大学(图4)规划中,提出了开放轴线的设计思想。他的设计采用一条社会轴线(Social Spine),把大学校园和现有城市联系起来。沿这条轴布置剧场、会议厅、美术馆等公共设施供学生使用,同时可以对社会开放。另一条轴线称为学术轴(Academic Spine),各学院沿轴线依次布置。两条轴线的交点是大学的中心设施。由于有了这两条轴线的存在,大学的各种教育设施同时具有教学和服务城市两种功能,城市和校园产生了自然的过渡,大学以一种更高的效率存在于城市中。

二、对于我国“开放式”大学设计的反思  

近年来,随着科教兴国战略的逐步实施,中国大地掀起了一股建设大学的热潮。诸多大学先后进行了合并、改扩建,甚至不惜投入巨资建设新的大学城。可喜的是,今天的大学规划建设者正以很大的热情推进开放式大学理念,无论是从选址还是空间设计,都表现出明显的与城市的有机结合。从选址上看,大学充分考虑和城市科技园区的结合。例如,南京大学浦口校区选址与南京浦口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接界;山东轻工业学院新校区则直接规划于大学科技园中心位置;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校区中心建设了占地130亩的农博园,作为该校的教学、科研基地,同时也建造标本博物馆等设施开发现代农业科普旅游。从校园空间上看,大学设计注重加强各部分彼此的融合,积极引入城市文化景观轴线,通过开放空间的设计加强校园建筑间的联系,并将校园和城市有机地联系起来。中深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设计的沈阳建筑大学新校区(图5),采取了有别于传统的“独立设置院系”的做法,运用模数式设计原则,以80×80的网格为基本单元形成网格式平面,使各院系相对独立又共处一楼。此方案模糊、淡化了建筑个体概念,以强调各学科之间的相互渗透和交叉,实现教学设施的资源共享。贯穿校园的长750余米的学术长廊,提供了集学习、休闲、展示为一体的交往空间。松江大学城规划方案(图6)构想通过公共景观带将几所独立的大学联结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并引入城市景观空间。有了开放的公共空间这样一种过渡,大学师生可以和社会不同层次的人进行有益的交流,促进学习和科研的进行。社会也可以时刻关注大学的教学和科研,随时获得必要的教益。有“中国第一大学城”之称的广州大学城(图7),积极引入了“TOD(交通引导开发)”[]的发展理念。大学在城市轴线穿过校园的区域,结合交通节点合理布置了信息休闲共享区、综合发展区及会展和文化共享区,形成了城市和大学功能的重叠区域,将城市和大学有机地联系起来。交通干线——地铁,从大学城两个垂直方向穿过,强化了大学和城市的联系,也将城市人流自然而然地引入校园。开放式大学规划在我国大学规划设计实践中取得了丰硕成果,但由于其改变了传统大学校园布局模式,在现有国情条件下,也表现出了许多问题:

1.规划毕竟不是纸上谈兵,必须结合我国的实际国情。由于社会治安等诸多方面的制约,没有围墙的大学虽然听起来十分诱人,可是如果处理不当,反而会给管理带来诸多的不便,严重的会影响到师生的正常工作和学习。即使是在国外,没有围墙的大学也是部分实现的。尤其是在城市中心,出于管理的需要,很多的大学都是封闭的。当代开放大学应将“开放”和“封闭”合理结合起来,既满足大学和城市互动的需求,也要保证校园正常的管理秩序。

2.开放式大学往往通过和城市轴线的结合,将城市公共部分引入校园。这必然带来相互干扰的问题。城市人流和车流进入校园会带来噪音和废气的污染,对校园内部交通,尤其是“步行校园”环境的营造带来负面影响。而校园内部人员的随意穿行,也会影响城市道路的正常交通。

3.内部开放的校园,从积极因素看,可以促进不同院系、不同年级学生以及师生间的交流,但同时也会造成凝聚力和集体荣誉感的丧失。校园规划在提供多层次交往空间的同时,也应注重营造赋予师生归属感的局部环境。

4.无论怎样与城市结合,大学依然具有其自身发展的特殊性。学校的功用一方面是为社会培养技术人才的“服务站”,另一方面它依然具有修身养性、开拓新的科学领域的“象牙塔”功能。大学的发展应该高于社会的需求,高屋建瓴,引领社会的发展,要为潜心治学的学者提供适宜的校园环境。常言道:“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不恰当的对外开放,容易使学校缺少宁静优雅的治学气氛,对于潜心于学术研究是没有益处的。学生缺少了这种环境,也会变得浮躁,影响学习成果。开放式大学设计要为“外向”和“内向”寻找一个科学的结合点。

5.校园建筑具有不同于商业建筑、居住建筑和公共建筑的独特的文化性,被称为“城市的名片”。如何在与城市结合的同时仍然让校园保持一种特殊的文化特质,而不是淹没在商业文化之中,也是开放式大学设计所必须关注的。

当代城市是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的中心,现代大学是传播知识、教育人才、科技创新的基地。城市与大学的有机结合、和谐共存,反映了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性和必然性。

今天我们谈和谐社会,建设和谐大学,就是指大学规划既要走在时代发展的前列,使大学物质空间的建设更好地为大学教学和研究服务,又要避免空谈规划理念,而不顾我国国情的纸上谈兵。开放式大学规划讲求大学和城市的融合,并非是要将大学淹没在城市之中,而是要在各自保持独有的特色和良好沟通的前提下实现共同发展。




三、组团式开放大学设计实践


基于对开放式大学理念的充分认识和对我国具体国情审慎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在设计实践中探讨了“组团式开放大学规划”的设计思想,其目的就是在保持大学自身特质的基础上,实现大学和城市的和谐共生。燕山大学新校区(图8)位于河北秦皇岛市,规划面积254公顷(含预留用地),主要包括基础教学区、六个学院区、行政办公区以及体育活动区等几部分,三条城市规划道路将基地割裂为几个独立的区域。为了实现校方建设“开放式大学”的理想,我们提出了既区别于以往集中式大学规划,又有别于分散的城市型大学的规划思想——开放的园林化公共教学区基础上的自由组团式布局。和通常意义上的开放式大学设计相比,引入相对独立的教学组团具有很大优势:

1.实现“大开放,小封闭”的校园格局。考虑到我国内向型的民族传统居住习惯和维护校园治安等因素,校园应保持“适度”的“开放”。一方面,总体上校园公共区域向城市开放,城市公共绿化渗透进校园内部。学校的公用建筑如图书馆、试验楼等,在保证正常教学使用前提下服务于社会,避免城市重复建设,也可以为学校带来一定的收益。另一方面,各个教学单元(组团)内部实行科学严格的管理,相对封闭起来,保证校园治安。既避免了城市人流无序穿越校园而对正常的教学活动的干扰,又可以将师生的活动尽可能地在小范围内解决,而不对外部带来过大交通压力。这时每个组团又形成了单独封闭的小校园。(图9

2.形成多层次的校园交往空间。不同类型和功能的建筑群形成了一种类似于“枝干”的分主从、有层次的校园结构,产生了校级公共空间——学科组团级公共空间——系级公共空间这一具有完整序列的校园交往空间体系。可以满足学校公共集会,院系活动和个人交流等不同层面的交往需求。

3.建筑设计兼顾共性和个性,保持校园文化特质。条理性的规划逻辑可以给各个组团以足够的共性,这种统一更多的建立在规划结构的层面上。建筑组团和单体设计则具有很大的独立性,有比较充裕的设计表达空间,可以更好的体现建筑个性特征及校园建筑应有的文化特质。而且不同风格的建筑设计可以使得不同组团获得明确的可识别性。

4.结合地形良好。组团式结构布局可以摆脱几何关系控制下的僵硬和呆板,在平面布局上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能够顺应基地的地形和地势,灵活地表达设计内容。而且组团式校园可以产生类似于公园的布局效果——一个个“景点”掩映在绿树丛中,形成一座可以开放于城市,供市民休闲并提高自身素质的文化园林。

5.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规划观念的体现。当代大学规划已经逐步认识到大学的建设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一个动态有机的发展过程。有了这种独立性较强的单元,整个校园体现出了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特点。一方面,由于主干和交通纽带的存在,联结于其上的教学单元可以根据需要合理的增减,而不会对校园整体功能和空间构图产生过多的影响。另一方面,各教学组团可以分期建设,分批投入使用,先建设主干部分,然后有步骤的建设各个组团,整个校园始终相对完整。

6.信息技术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支持。传统组团式布局常带来教学组团和校园中心连接松散,交通距离过长的弊端。网络技术的应用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时空观念,将师生从传统的教学楼间的往复奔波中一定程度的解放出来,多途径的信息获取方法部分弥补了过于分散的建筑布局所带来的获取信息的不便。图书馆等公共教学单位可以采用先进的技术使得资料的内部共享和社会共享更加便捷高效。


有人说,有围墙的大学,学生的思想也就有了围墙。在信息爆炸、思想多元化的今天,推倒围墙已经成为大学不可改变的发展方向。经过不断地发展与演变,开放式大学设计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理论体系和设计思想,但远未成熟。我们的研究工作,就是希望在开放式大学校园设计的领域里,探索更加符合我国国情,具有更好可操作性的大学规划模式,以真正实现新时代大学与城市的和谐共生。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宋昆教授的指导,特此表示感谢!


参考文献:

[1]  张应强,文化视野中的高等教育[M]. 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2]  金耀基,大学之理念[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

[3]  张维迎. 大学的逻辑[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4]  周逸湖  宋泽方. 高等学校建筑·规划与环境设计[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8.

[5]  包小枫. 中国高校校园规划专辑[J].  理想空间,2005(02).

[6]  张翰卿,高校社会化的空间策略[J]. 城市规划,2001(07).

[7]  刘亚敏. 大学发展中的开放与封闭[J].  现代大学教育, 2006(1).

[8]  洪银兴, 周诚君. 大学密集区高新技术产业与城市的互动发展[J]. 现代城市研究,2001(1).

[9]  何人可, 高等学校校园规划设计[J].  建筑师,第24期.

[10] 周逸湖,宋泽方.  大学校园规划设计若干问题的探讨[J]. 建筑学报,1985(11).

[11] 王伯伟.  大学城——城市范围的资源中组合开发[J]. 建筑学报,2001(09).

[12] 王文友. 关于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发展前景的探讨[J].  2003年全国教育建筑研讨会论文集.




[]   远程教育是利用当今最先进的计算机和通讯网络,实时传送多媒体的音频、视频、数据等信息,进行实时、非实时、可视的、交互式远程教学的一种模式。这种远程教育通常是由网络来实现的,也称为网络教育。目前全国已有67所普通高校建立了网络教育学院,学生达到100多万人。

[] 卫生式校园(Sanitary):针对中世纪大学修道院式、城堡式学院建筑的一种改良模式。这种模式将四方院的一边打开,让中央草地得到更多阳光,也有利于通风,因此被称为“卫生式”或“三边式”。

[] 草陌式校园(Mall):这种模式通常在校园中心布置巨大的矩形草坪,沿草坪两个长边布置建筑。两个短边,一边敞开,另一边布置校园的视觉中心。以弗吉尼亚大学为代表的草陌式校园曾风行美国。

[] TOD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用地开发模式(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这个概念最早由美国建筑设计师哈里森·弗雷克提出,是为了解决二战后美国城市无限制蔓延而采取的一种以公共交通为中枢、综合发展的步行化城区发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