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U-UCLA
冯刚主页
老树春深更着花——意大利古城市广场空间形态分析
来源:《城市空间设计》作者:冯刚

(由于网站空间限制,本文图片未能上传,有兴趣的朋友请到CNKI等论文库下载)


摘要:

本文扼要分析了意大利城市保留下来的,建于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及巴洛克时代的城市广场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并比较了不同时代古城市广场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和差异。在此基础上,文章归纳分析了意大利古城市广场的空间形态特征,并对源自古代的城市广场在今天的城市中依然充满活力的原因进行了探讨。

Abstract:

This article begins with illuminating thedevelopment process of city plazas in Italy, by telling the difference amongvarious styles such as Romanesque, gothic, renaissance, baroque etc. Based onin-depth analysis, it summarizes the primary spacial characteristics of Italiancity plazas. In conclusion, it tries to find out the reason why these plazascan always impact their cities greatly in all ages.

关键词

意大利  城市广场空间分析

KeyWords:

Italy, city plaza, Space Analysis

城市广场指为满足城市社会生活需要而建设的,以建筑、道路、山水、地形等元素围合,具有一定主题功能的节点型城市户外公共活动空间。广场这种城市元素在欧洲得到了高度发展,表现出极其重要的文化和空间作用,整个城市也因此具有独特的空间形态。意大利半岛的许多城市,很好地保留了由希腊罗马文化一脉传承而来的建筑与城市规划成果,有很多不同时代的欧洲城市广场的典型作品,是一部石头写就的城市广场发展史。

一、意大利古城市广场溯源

城市广场起源于城市公共生活,而非空间审美需求。古希腊存在过先进的自由城邦制度,经常举行属于整个平民阶层的纪念守护神和自然神的仪式,城市要为这些活动提供必要的集散空间。与东方相比,古希腊的商业也发展的更加充分,要求城市为之提供所需的交易空间。地中海气候区,冬季温和,夏季干燥少雨,终日晴朗。明媚的阳光将大量的人吸引到户外,体育运动和室外交往活动盛行,需要一定的户外活动空间。为了满足这些活动的需求,城市逐渐建设了一些由建筑围合而成的开敞空间,形成了最早的希腊城市广场(Agora,图1)。这个时期的广场承担了司法、行政、商业、手工业、宗教和文娱交往等多种功能,空间上没有固定的形制,建筑组织比较松散,缺乏形式的统一。

古罗马城市广场继承了希腊化时期城市广场的传统,并在其空间形态与城市性上有所发展。罗马早期用于驻兵的营寨城中开始出现建有神庙的广场。共和国时期,罗马用侵略中获得的大量财富和劳动力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这时的广场(Forum)服务于市民公共活动的性质比较强,布局比较灵活,建筑不太讲究整体协调,对于纪念性的要求较少。广场周围的建筑多为庙宇、政府大厦、平准所、商场、作坊、以及作为法庭和会议厅的巴西利卡,表达的多是市民的政治、经济、宗教和日常生活的内容。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如罗马共和广场群(Republican Forum,图2)。恺撒广场(Forumof Caesar)建于共和国向帝国转变的时期,取消了店铺和作坊,仅保留了钱庄和演讲的敞廊,开辟了封闭、轴线对称,以庙宇为主体的纪念性广场新形制。罗马帝国时期,随着君主政治军事权利的增长,广场建筑从满足功能需要向不断追求纪念性发展,建筑则逐渐从纪念守护神的神庙变成彪炳帝王功绩的家庙。从空间上看,这时的广场从自由灵活的布局向明确的几何式布局转变,出现了大量中轴对称的设计,其功能也逐渐从外向、开放、服务于广大市民,向内向、封闭、服务于帝王贵胄的方向发展。帝国鼎盛时期的广场完全变成了象征皇权的祭坛。广场群以巨大的庙宇、华丽的柱廊来表彰帝王的功业,空间严整而封闭,皇帝的雕像设置在广场的中央。帝国广场群(Imperial Froum,图3)是这一时期最典型的代表。

中世纪欧洲有着统一而强大的宗教政权。教堂从景观上控制着城市的天际线,逐步取代神庙和家庙而成为广场新的中心。米兰主教堂广场(Piazza Duomo),建有意大利境内唯一比较典型的哥特式教堂,至今仍然是米兰城市空间与城市生活的中心。这一时期还出现了市政广场,例如纪念城市共和国独立而建造的佛罗伦萨市中心的西格诺利亚广场(Piazza De Signoria,图4)。还有从事商业贸易和市民公众活动的市场广场,如许多意大利城市都有的埃贝尔广场(Piazza Erbeerbe即草或蔬菜之意)。此外,还有一些从城堡发展起来的广场,米兰、费拉拉、帕维亚等许多城市都保留有这样的城堡及其广场。

文艺复兴时期,为了追求庄严宏伟的空间效果以显示新兴资产阶级的权势,城市新建设了大批的广场。这个时期宗教建筑退居次要位置,富于人文精神的市政厅、学校、市场、育婴堂之类的公共建筑成为城市广场的主角。早期文艺复兴广场多继承中世纪传统,空间封闭,建筑布置较自由;盛期和后期建设的城市广场则更加严整规则,逐渐摆脱了孤立的设计和偶然的拼接,恢复了古典空间秩序,空间上也渐趋开放。这一时期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有安农齐阿广场、卡比多山市政广场(图5)。

16世纪末,意大利国土处于衰退之中,只有罗马教廷继续获得巨额财富,大规模改造城市以使各地前来朝圣的人们惊叹罗马城的壮丽。巴洛克建筑艺术不断被运用到广场设计中,其代表要数梵蒂冈圣彼得广场(Piazza S. Peter)。圣彼得广场采用了椭圆形平面与梯形平面的结合,于广场的两个焦点处布置喷泉,无论从平面形制、柱廊的比例,还是丰富的光影变化特征来看,都有别于古典时期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广场。波波洛广场(Piazza Popolo,图7)是三条城市干道的交汇点,平面呈椭圆形,以方尖碑作为视觉中心和各条道路的对景。三条道路之间建造了一对集中式的巴洛克教堂,像两名士兵忠实地守卫着广场的大门,体现了巴洛克城市广场的一种标志语汇。

在很长的一个时期,由于希腊罗马文化的巨大影响力,意大利半岛一直走在欧洲发展的前面,深深地影响着欧洲2000多年的建筑史和城市发展史。广场这种城市空间元素也因此逐渐发展成熟,影响到整个欧洲城市规划。

二、古城市广场空间形态分析

  1. 广场与城市

    公元前500年左右的古希腊城邦时期,已经有了以方格网道路系统为骨架,以城市广场为中心的希波丹姆城市规划模式。随着罗马人的征服,欧洲大陆建造了很多用以驻兵的“营寨城”。营寨城采用矩形平面,十字街道连结四个方向的城门,街道的交点就是剧场、斗兽场与官邸建筑群形成的中心广场。今天的许多欧洲城市的中心依然可以看到营寨城布局的影响。维特鲁威与文艺复兴时V·斯卡莫奇等都曾构想了以广场为城市中心的正多边形的“理想城市”。相比较而言,中国古代城市则基本以宫城为中心。这一点无论是从《周礼考工记》中记述的周代城市建设制度,还是从历代都城规划上来看都很明显(图8)。这种城市空间的差异反映了城市规划主导思想的不同。中国古代城市规划主要由风水与礼制决定。人的礼制推广到城市规划,其格局皆以城市不同部分所代表的社会成分,符合某种次序来安排,地位最高的统治者必然将自己的宫室置于最重要的位置。而且,由于中国古代重农轻商、禁止公共言论,强化“家国一体化”的私域交往,忽视公域交往,直接造成了广场这种城市元素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城市中有练兵的校场,却罕有供市民集会的广场。相比较而言,古代欧洲人民得到较多市民权利,城市公共生活发达,公域交往得到较高重视,城市规划思想必然反映这种需求。从哲学思想上看,古希腊信奉多神教,强调神人“同形同性”,在崇敬神的同时,承认人力量的伟大,重视人的现实生活,城市空间自然要反映这种需求。正如维特鲁威在书中所说的“设置大街就必须阐述提供国家公共利用的神庙、广场及其它公共场所的选择。”

    除了公共生活的载体之外,城市广场也是城市的地标与交通组织的枢纽,具有集散人流的作用。城市开敞的广场空间是狭窄、拥挤的城市与自然交流呼吸的窗口,在这里,阳光、空气、清新的海风随着人流散布到整个城市。广场所具有的景观价值可以改变狭窄单调的街道空间,带给人以空间节奏的跃动。人们经过漫长狭窄的街道,眼前豁然开朗,雄伟的教堂矗立在眼前,栩栩如生的雕塑,欢动跳跃的喷泉,将行走的疲惫一扫而光。总之,广场对于城市空间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城市的窗口,无愧于“城市客厅”的殊荣。

  2. 广场的构成

    构成意大利古城市广场的主要元素分为限定广场空间的建筑、主题建筑、小品、以及地面图案设计等。主题建筑确定广场的整体基调,表达宗教、纪念、政治、市民文化等多个主题,也是广场空间的视觉中心。表达宗教主题的有教堂和修道院等,如威尼斯圣马克广场上混杂了多种风格的圣马可教堂、米兰主教堂广场上以哥特风格为主的米兰主教堂(图9)等。表达纪念性主题的有凯旋门、纪功柱和纪念堂等。表达政治主题的有市政厅和总督府等,如著名的锡耶那坎波广场上带有钟塔的普布利科宫、圣马可小广场上的总督府等都是建筑艺术的杰作。还有一些广场的主题建筑是古老的宫殿和府邸,如佛罗伦萨的皮蒂广场,以文艺复兴时代的皮蒂宫为主题建筑。表达市民城市生活的主题的广场,往往建有公共会堂和市场等建筑。著名的公共会堂如帕拉蒂奥的名作,维琴察市政广场上的巴西利卡,还有帕多瓦埃贝尔广场上的当年最大的公共会客厅拉乔内宫。此外还有表达文化主题的博物馆广场以及纯粹表达艺术作品的喷泉和雕塑广场等。

    如果将广场视为“面”,主题建筑视为“点”,那么围合广场的其它建筑,则往往以富于韵律感的立面设计来形成“线性”构图,对主题起到烘托的作用。在古城市广场中,“柱廊”是一种非常典型的空间边界设计手段,是最值得回味的元素之一,其空间构成原理不断被现代广场设计所借鉴。柱廊最早是为了保护土坯建造的墙面而搭建的遮雨的棚子。由于其既可遮风避雨,保持室内外空间的连贯,又具有形式美特征,而且还是颁布政令,公告和市民发表意见非常合适的场所,逐渐成为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广为采用。在一些老城区,连绵不断的柱廊将整个城市联系成为一个整体。柱廊的建筑艺术价值还在于它在建筑和广场之间产生了一个柔和的缓冲地带,形成了建筑与广场间恰到好处的过渡,同时也带来了一种光影连续变化的韵律美(图10)。

    小品是强化广场主题、丰富空间设计,形成视觉中心的另一个重要手段,甚至有些广场就是以其小品而闻名的。常见的广场小品有雕像、喷泉、纪念柱、塔楼、台阶等。古罗马、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留下了大量的雕塑作品。城市中骑马铜像、名人纪念雕像随处可见。罗马花之田野广场上安放有被火刑烧死的布鲁诺的雕像,维琴察巴西利卡广场上安放着其建筑师帕拉蒂奥的雕像,维罗纳西格诺里广场上有伟大诗人但丁的雕像……这些雕塑作品丰富了城市的文化内涵,记录着历史的沧桑。源于蓄水设施的喷泉在意大利古广场上非常多见,罗马那沃那广场就以其三个喷泉——摩尔人喷泉、四河喷泉和尼普顿喷泉而闻名(图11)。比较常见的还有纪念柱。例如许多广场上有从埃及运来的或者仿制的方尖碑。图拉真广场遗址上的记功柱高30米,浮雕文字自下而上呈螺旋状书写,总长度达到200米,其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建筑艺术品。意大利是一个塔的国家,教堂钟塔、宫殿的了望塔还有许多独立建造的城市塔楼丰富了城市的天际线。托斯卡纳区的塔城圣·基米亚诺曾经拥有过70多座塔楼,佛罗伦萨主教堂广场上的乔托钟楼和主教堂一样有名。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广场小品,比如罗马西班牙广场(Piazza Spagna)上的大台阶(图12),随着一部《罗马假日》而扬名四海,远比圣三一教堂更吸引游人。

    地面铺装也是广场设计的重点。多数的古广场依然保留着早期的石材地面,通过不同大小、颜色和质感的石块组成了各种生动的图案。我们比较熟悉的有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设计师用放射状的地面图案将广场、喷泉、柱廊和方尖碑有机的组织起来。罗马卡比多市政广场以米开朗基罗设计的美丽的椭圆形图案(图13)而闻名,其图形至今仍被许多设计师借鉴。

  3. 广场空间形态

    从平面型制上看,意大利古广场的平面以矩形为主,如罗马纳沃纳广场;也有半圆形的,如罗马的共和国广场(Piazza Repubblica);圆形的,如卢卡的剧场广场(Piazza del Mercato,);椭圆形的,如凡蒂冈的圣彼得广场;扇形的,如西耶纳的坎波广场(Piazza Campo)。还有一些是梯形的,如罗马的卡比多广场;不规则多边形的,如佛罗伦萨的西格诺里亚广场;不规则曲线形的,如罗马西班牙广场等。不同的平面形式有助于这些广场各自保持独特的空间艺术特征。有些广场的设计加入了垂直变化的元素,将广场立体化,丰富了空间效果。罗马西班牙广场上大台阶将上下两个小广场连结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是有效利用地形高差以丰富空间效果的成功范例。古罗马建筑师在处理一类梯形广场的平面时融入了特别的艺术构思。广场朝向主要建筑的一面相对放宽,一方面可以强调主题建筑,使人们从对面过来的时候,增加开阔宏伟的印象;另一方面从主题建筑向对面望过去的时候,由于透视消失线变化而带来的错觉,会增加深远感。这种手法在圣马可广场(图14)、圣彼得广场、卡比多山市政广场等许多著名的广场上都可以看到,且已被现代广场设计所借鉴。

    广场建筑群由围合广场的建筑与广场空间本身共同组成,两部分彼此之间相互依赖,相互作用,就和我们通常理解的建筑实体和建筑空间的关系一样。建筑限定了空间,明确了广场的主题,是广场的视觉焦点;广场烘托了建筑的氛围,提供了各个方向适宜的观赏角度,两者相得益彰。广场的设计总是精心考虑往来交通对于广场空间的影响,强化广场的封闭性。其空间设计努力使身处其中的人的视线始终限制在广场空间之内,以获得很强的领域感与归属感。卡米诺·西特在专著《城市建设艺术》一书中精辟地分析谈到“人们努力使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只有一条道路进入广场,如果有第二条干道必须与第一条路成直角进入广场,它就被设计成终止于距广场一段的距离之外,以避开来自广场的视线。”“由于建筑物成一定角度互相遮挡,加之透视的作用,道路开口可能造成的不美观的印象得以避免,而广场似乎仍然完整地封闭着。”(图15)这种“封闭”的空间形态较之体现了更多开放性的现代广场而言,更加容易容纳各色的城市生活。

    从空间尺度上看,广场的设计并不盲目求大,而是追求一种协调的空间感觉,追求一种适宜的规模和空间尺度。维特鲁威认为“(广场)规模大小要适应人数来建造,使其既不致在使用时地方不够,也不致在人数过少时显得空旷。当长度分成三个部分时,以其两个部分限定为宽度。因为这样,它的形象就成为长方形,而且它的布置适于观览的目的。”这段话阐明了两个问题。一方面,古罗马人在设计广场时,充分考虑了其集会功能的需求,同时也避免了盲目过大而带来的冷漠感,使人不愿在广场上停留。另一方面,充分考虑人在广场上观察建筑物的需求,使人有一个合适的观赏角度。视觉造型理论认为:当垂直视角45°D/H=1时(D为观察者于建筑的距离,H为观赏建筑高度),适宜观察建筑细部、局部;垂直视角27°D/H=2时,适宜观察建筑主体;垂直视角18°D/H=3时,适宜观察建筑总体。芦原义信提出的外部空间理论也认为:在建筑总平面规划中,D/H=123为最广泛应用的数值,当D/H>4时,两建筑相互间的影响就很薄弱了。由此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认识,广场并非因为尺度巨大而具有更好的景观效果,而是要在建筑与广场间保持一个适宜的空间比例,这无论对于行人身处其中的心理感觉还是对于观赏建筑的视觉效果都是十分重要的。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图16)虽然举世闻名,但并不盲目追求超人的尺度。除为满足海上观赏需要而建造的百米钟塔外,圣马克大教堂和周边建筑的檐口高度均在20M左右。其广场也不过为长175M,上下底边90M60M的梯形,面积仅仅1.28Ha。从广场上望北侧市政厅和南侧图书馆都可以保持D/H 2~3的空间尺度。在这样一个“小巧”的广场间漫步,抑或在柱廊下高谈阔论、品尝美食,人们既不感到空旷,也无压迫的感觉,总可以从不同角度欣赏建筑,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一种“客厅的尺度”。类似的还有米卡朗基罗设计的位于古罗马中心的卡比多市政广场。广场周围由元老院、博物馆和美术馆围合,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其仅仅为深90M,上下底边40M米和60M的梯形。这种处理一方面考虑到广场与周边仅有三层左右的建筑相协调,也和位于市中心的山丘以及古老的建筑物尺度相协调,充分体现了古罗马建筑师的智慧。相比我国有些城市广场设计追求大,追求气势,动辄长宽数百米,但却往往给人以空旷和冷漠感觉的现状,不能不让人有所感悟。在保证整体尺度协调的前提下,设计师往往通过喷泉、雕塑等各种小品的设置,丰富广场的景观层次,并且着力雕琢建筑精美的细部设计,使人无论远观还是近品,总有玩味不尽的感觉。

    三、古广场与现代城市的融合

    经过近2000年的不断发展,意大利在不同历史时期建造的广场始终保持了其在城市中的核心地位,并与新时代的城市和谐共存。究其原因,固然欧洲采用石材建造的房屋和城市历经千年仍然足以坚固耐用是一个方面,意大利人对于历史文化的珍视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而更重要的是其对于城市的功能因素不断得到强化和再诠释赋予了古广场以新的生命。

    首先,基于一种对于古老文化传统的热爱,或者说是一种对于往昔辉煌历史的自豪,意大利人对于古文化遗产的保护可谓不遗余力,意大利人民把它们视为国家永久的财富,颁布极严格的法律加以保护。

    其次,宗教活动也是广场吸引人流的重要原因。意大利是世界基督教的中心。对于宗教的信仰定期将人们吸引到教堂,从而也给教堂广场带来了生机,广场和教堂一样都是一些宗教活动不可少的活动空间。

    再有,时代的进步逐渐将特权阶级赶出了历史的舞台。早期围合广场的许多宫殿、总督府、贵族的豪宅等,由于空间的局限和功能的不便,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这样就造成了许多古建筑功能上的多余。为了避免这些建筑废弃后缺乏修整而影响城市空间的美观,也为了充分保护和发掘蕴含在其中的艺术价值,许多意大利城市陆续将这些古建筑改造成了各种博物馆,重新加以利用。人们不但可以在这些建筑内看到千百年前留下的文化遗产,而且建筑本身就是展品,可以带人去体味那些久已逝去的生活,而古广场恰恰成为展览这些建筑艺术品的“展厅”。

    此外,旅游是意大利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大量保存下来的古城、古建筑、古广场与美食、时装同样是这个国家魅力之所在。不同时代留下的古建筑和古广场多被开发用以旅游,相应带动经济的发展,付予整个老城区以持久的活力。意大利人珍爱历史,重视旅游业的发展,并不是像许多国家那样将古迹孤立出来,保护的同时进行单一功能的旅游开发。而往往是延续古建筑、古广场原有的居住、商业、餐饮等功能,保持了一种纯朴和浓厚的生活情调。文艺复兴时代、中世纪、甚至是罗马时代遗留下老房子中,依然可以听到孩子的欢歌笑语,看到矍铄的老人倚窗远眺,闻到扑鼻的花香。商店依然销售特色产品,餐厅依然热火朝天,餐厅外一片片美丽的遮阳伞,也是古广场上一道新的景致。今天意大利人依然以很高的热情延续着数百甚至上千年前广场上就有的各种传统风俗。威尼斯圣马克广场一直延续着一年一度的嘉年华会,也经常举办诸如著名艺术家画展等各种艺术活动,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古城西耶纳保留了世界性的传统节日帕里奥(Palio,图17),每年都要在著名的坎波广场上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观看期盼已久的赛马比赛,狂热的人群达到了兴奋的顶点,此时的坎波古广场和坐满球迷的圣西罗体育场同样是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不可否认,意大利古城市广场过去、现在和未来充满激情和活力的生命之源不是冰冷的砖石,也不是那高耸的尖塔和连绵不断的柱廊,更不是那几千年从不改变面孔的雕像,而正是千百年来深深存在于人们心中的火热的生活。

    意大利古城市广场的不断演变和发展,影响了欧洲乃至整个世界广场布局和形制的发展,以今天的视角来看,它们依然是那样的迷人。踏着石板路,漫步在这些古老的城市广场上,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古罗马、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的时代,历史被凝固在了这一部部石头写就的史书中。

    图片来源:

    1http://www.ckofr.com/arhitektura/

    2http://www.carotta.de/

    3:《意大利古建筑散记》

    4:《罗马——从起源到现在》

    5:《罗马——从起源到现在》

    6:《罗马——从起源到现在》

    7google earth

    8google earthhttp://confucianism.xx6xx.cn/

    9http://www.goofb.cn/

    10:作者拍摄

    11http://itatour.net/

    12:《罗马——从起源到现在》

    13google earth

    14google earth

    15google earth

    16http://www.citygf.com/

    17:《意大利旅游》

    参考文献

    [1]  罗小未,蔡琬英.外国建筑历史图说[M].同济大学出版社,1986

    [2]  沈玉麟.外国城市建设史[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9

    [3]  [] 约翰·B·沃德-帕金斯  吴葱张威庄岳译.罗马建筑[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9

    [4]  陈志华.外国古建筑二十讲[M]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

    [5]  陈志华.意大利古建筑散记[M]  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

    [6]  陈志华.外国建筑史(19世纪末叶以前)第三版[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4

    [7]  维特鲁威 著,高履泰 译.建筑十书[M].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

    [8]  []凯文·林奇, 方益萍何晓军译.城市意象[M].华夏出版社,2001

    [9]  罗马——从起源到现在[M]Edizioni Lozzi Roma S.A.S.

    [10] 常钟隽. 芦原义信的外部空间理论[J].世界建筑,9503.    

[11] 于苇. 建筑空间尺度论[J].设计与研究,2000-02